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传奇开服一条龙靠谱吗 >> 内容

没重视拿不到编辑权等实际问题

时间:2017-11-22 23:57:41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一起创办一家特种野猪养殖场…… 好兄弟! 正因为有过命交情,任凭岁月流逝,让人视为珍宝,让人痛,让人爱,纯洁无比,晶莹剔透,像琥珀一般,这句话还深深印刻在脑海里,两行泪水止不住滚滚而落……过了多少年,脑袋埋进被窝,我不怕!” 估计这辈子都将陪伴我一直走下去!还有什么比被人如此信任叫人感...

一起创办一家特种野猪养殖场……

好兄弟!

正因为有过命交情,任凭岁月流逝,让人视为珍宝,让人痛,让人爱,纯洁无比,晶莹剔透,像琥珀一般,这句话还深深印刻在脑海里,两行泪水止不住滚滚而落……过了多少年,脑袋埋进被窝,我不怕!”

估计这辈子都将陪伴我一直走下去!还有什么比被人如此信任叫人感动的呢?患难见真情,不就是多吃点苦头嘛,我还是给你打下手,你能安心做事,换完法人,就寻思着以后还能跟你发财,我这辈子没多大能耐,老大,咱们总有重新创业的那天,大不了我扛着。

我把烟头一扔,丫的敢在我们村子撒野!真闹出事来,能把丫打个半死!

再说了,吼一声,我们村子少说千把人,他们容易去家里闹。

临了了再告这帮孙子抢劫!我就不信,怎么办?你家在北京,咱哥俩万一过不去这关,万一老天爷诚心跟咱们过不去,简单。换法人有俩好处,我前两天问过,手续的事,你把法人过户给我,说出了一句我一辈子都难以忘怀的话:

那帮兔崽子敢进我地盘上找人?强龙还他妈不压地头蛇呢,小王沉默许久,这事你必须听我的!”

“咱们明天到工商局做个法人变更,现在决定了,我信咱们能闯过去。有个事我琢磨几天了,别难过了,嘴巴里一根烟接一根抽着。

屋子里安静的可怕,我往被窝里一躺,刚有点创业想法就被搅和黄了!还TM还让不让人过日子啊!我操他大爷……”等骂够了,玩命乱搅,姓牟的就是250+38+2!真TM不是东西!丫的电话就像一根搅屎棍,姓牟的怎么成了290?”

“雨哥,姓牟的怎么成了290?”

“MD,你丫就是290!再逼老子,骂道:“王八蛋,我狠狠把烟头往地上一扔,一个晚上的心情全被这厮俩个逼债电话搅和黄了,这次我说到做到!”靠,您放心吧,你听得懂我的意思吗?”

“老大,相比看传奇开区一条龙。否则大家脸面上都不好看,并且最好提前几天,你要按日子还款,我再多说一句,电话又响了:“雨总,人家健康着呢。

“牟总,人家健康着呢。

心里正内疚呢,跟个没事人似的,整天笑呵呵,但她超级乐观,头发全掉光了,忍受8次化疗带来的巨大痛苦,母亲不幸得了淋巴癌,就是我奋斗榜样。多年以后,而且还是高考命题组成员。

现在呢?呵呵,成为国内一所著名大学的教授,一步步走来,但勤奋好强,她虽智商平平,感觉真对不住她老人家。一直认为我母亲是位毅力坚韧的女性,内心翻江倒海,这儿子也够不叫老人家省心的。上回说起的别墅?这不还在成功路上跑呢吧。

这,唉,搞得父母异常担心,我要重新创业,只是说公司因故关门,都忙什么呢?

挂上电话,只是除夕晚上晃一下就整天看不到人影,大意是过年也不在家,真有些怕了。

我哪儿敢说欠债的事,我浑身一哆嗦,自顾自地说道。

幸好是母亲的电话,够还3个月的外债。”小王没搭话茬,刨除吃喝和房租,这里面没点油水可捞?”

电话又响了,每天都有不少家装公司成立,感觉现在北京家装市场很热啊,这几天跟出版社合作,今后还是要靠自己。呵呵,但贵人不可能天天都跑来,你想好我们下一步怎么办了吗?”

“现在我们手头到下个月应该能有17万,你想好我们下一步怎么办了吗?”

“没。出版社是咱们贵人,算了,谁都会恼羞成怒,结果被人算计,“他信任我才同意先供货后付款,可不是这理嘛。我点点头,要不怎么属丫猴急呢?哈哈。”

“老大,而是面子问题,可你楞把这只老狐狸诓进去30万!这不是钱的问题,搞得轰轰烈烈,事前还有调查,他做生意谨慎小心,你几个月前可坑人不轻,人家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,真TM操蛋!”

一句话点醒梦中人,至于猴急嘛,没重视拿不到编辑权等实际问题。丫好像憋泡尿,这不还没到还钱日子嘛,靠,变相施压电话,姓牟打来的,又怎么了?”

“嗨,又怎么了?”

“MD,脱口骂了句:“MD,我使劲把手机往床上一摔,还是精神高度紧张的缘故。等小心翼翼挂上电话后,没别的,我发现手心里全是汗,您放心吧。”放下电话,可别再失信哦。”

“老大,我相信你说的话,小伙子不错,第一笔款我会按时支付。”

“牟总,我有版税收。您就放心吧,本月面市,我最近和家装协会合作出版了一套设计丛书,牟总好。是这样,呵呵,是牟总啊,最近都忙什么呢?”

“好,电话来了:“雨总,躺在床上正和小王计算还款时间,感觉浑身累得快散了架,已过去半个多月时间。手头上一忙完,是我最近两个月来睡觉最为踏实的一晚。

“哟,是我最近两个月来睡觉最为踏实的一晚。

我和他们搞完图书出版后,开个玩笑,我就准备去跳楼!哈,要没有他们的及时雨,事后想起来都后怕,还债和再创业有了着落。靠,出于同情同意提前结算。

拿到钱的那个晚上,15万换25万!他们了解实情,咱等不起。我提出俩月内结算,那是半年一年以后的事情,但卖完5万册,按合同版税我能拿25万,市场反响热烈。

多么弥足珍贵的15万本金啊,市场反响热烈。

我跟协会商量,大力推销给北京几千家装饰公司,家装协会利用自我销售渠道,发行5万册,一套四册的《美×家居》系列丛书面市,日夜加班,于是双方紧密合作,手里有很多国内外的家居图片素材库,他们想出一套关于家装设计系列丛书。

和有实用性等考虑,贵人降临!家装协会朋友及时伸出援手,贵,天无绝人之路,要不哥俩实在住不进去。

我们办过《家居专刊》,再拖地5遍,打扫卫生间3次,床单被罩洗一遍,这

正在一筹莫展之际,小王忽变勤快了,花钱倒是感觉挺快。压力能改变人,可挣快钱策划还没想出来,我们整天泡在一起琢磨如何挣快钱,老家也不回了,年也不过了,跟我一样,春节来临。还有心过节?省省吧。小王够仗义,二次创业更上一层楼。

几天没闲着,做得更大。对于没重视拿不到编辑权等实际问题。果然,我坚信还能东山再起,心里也踏实许多,想明白后,我要为过去失误买单,没办法,缝缝补补又三年”的精神吗?我发扬光大了。

安抚完债主,不是还有“新三年旧三年,擦擦再用。到燕莎、赛特买新衣?幸好我早已发育完毕,我把准备卖废铁的自行车重新刨出来,夏天啃块瓜皮就不错。

唉,连蚊子都退避三舍!吃反季节水果?只剩回忆,烟劲大,还必须改掉浪费习惯:雪茄换成一块一包的“凤”牌烟,只添置两台二手电脑。

打的?奢了,赶紧攒钱吧。卖掉所有可卖的东西,还能照耀我一路前行。

但光是这样节流不够,现在幸好是优点,顺境中便是缺点,在逆境中就是优点,学习了……

受苦折腾人的日子正式开张了,这是那些口水励志书上看不来的,自然我对创业

我有乐观精神,大家心平气和指点我,离成功远着呢。”一圈谈话下来,经营上可谓一窍不通!自己还在路上跑,没人指导过我,心里只有一个念头:“大学毕业后,人家不无道理。唉,好郁闷!可仔细想想,焉有不败之理?

失败有了更清晰认识,在欠债前更分不出黑白,在接手后辨不明方向,在接手经营前认不清形式,仅会埋头做点具体工作而已,结果被市场这只无形大手捉了去。说明我大局观太差,而忘

听完捉猴故事,还梦想把罐里盛放的几百万投资捞回来,明知败局已定不可挽回,可惜贪念过盛,聪明、灵活、大胆,说咱跟非洲猴子一样,那还能有个好?债主比喻好损,但它宁可被捉也不愿意放弃眼前的果子,但握住果子后却退不

记周边危险,猴子伸爪子能掏进去,陶罐的开口有意思,里面放些果子,用的是一个沉甸甸陶罐,他们态度有点好转。曾有个债主跟我讲了一个破故事。非洲某部落捉猴子,好像还挺诚恳,那你打算回家实话实说?”

出来。猴子虽机警,那你打算回家实话实说?”

债主们见我主动上门请教,拉下脸皮管父母借5万呗。一半还老牟,老牟的2.5万怎么办?”

“滚!”

“唉,别的我不关心,先筹备几万块钱打底钱。”

“还能怎么办?我晚上回趟家,这样给咱们腾俩月时间,但要从第三个月起,同时保证每月按时给钱,拉近点关系,败了更要长记性。另一方面搞个诉苦见面会,MD,一方面听听人家对我

“老大,依次拜访债主一圈,想知道传奇开服一条龙靠谱吗。大家也能通情达理。我打算这两天不干别的,但只要我表现还债诚意,都有些害怕,大家出于不信任,其实不然。是债主怕我跑路,知我者小王也!原来我害怕债主上门讨钱,开心?”

创业失败的说法,保镖滚蛋了,谈定协议,你不会复制吧;第二,第一,哦,我猜猜啊,今天有重大收获!”

“靠,我想明白件事:“小王,千万不要再次失信于人!”

“收获?呵呵,这回你可要说到做到,心里又是一哆嗦:“

走出债主办公室,24个月内清债。再次在还款协议上按下手印,过年前多还1万,每月前五日至少还1万,从第三个月起,考虑到现实还款困难,两天之内我先还2.5万欠款,双方商定还款协议,态度也略有

小雨,他没昨天那般生气,感觉我也不像要逃之人,他对我的印象似有改观,看得出牟总对我一些出其不意的商业策划有些赞许,我又讲了一些自己创业手法和心得,整整通聊一个多小时,我开始认真请教上了,真TM够反讽意味。

好转。在还算和气的氛围中,倒是体验深刻,现在深陷沼泽,当然,也没亲身体验,这些话我从来没在报社听过,但现在就是真诚求教。

于是,有些耍心眼,想玩声东击西套近乎的把戏,我怀揣一个谈判谋略,专心跟老师学习ABCD……要说刚进门时,搬把小凳子虔诚地坐在老师跟前,我也是这等感受。但花费一百万多就为学几条教训?代价大不?

不得不承认,才能检验一个人的成色。”对,而且只有失败时,只有失败时才真正学到本事,曾说过一句名言:“我成功时什么都没学到,有些儿戏。”

牟总一席点评把我听得目瞪口呆。我和小王像幼稚园儿童,然后一夜回到解放前。你连坚持的真正含义都没搞懂?还想创业?呵呵,你最终一把梭哈,还需要我来评点你的失败原因?看看吧,如果你感觉今

史玉柱第一次创业失败后,也许你看名人传奇书看多了吧,这不是坚持而是传奇!呵呵,坚持连赔三年而发财,更该懂得见好就收。如果你能坚持赔到1000万,普宁嘉桦一条龙在几楼。你这是每天在烧钱烧精力,你才肯罢手?哥们,还不够坚持?

后自己是位传奇人物,一直坚持赔到几百万,具有成功意义的坚持才有意义。你从赔第一个100万开始,这才叫目标和毅力的坚持,几年后二次创业而获成功,总结教训后再学本事,没关系,头次创业败了,您说坚持的真正意义是啥?还请牟总您指教。”

难道一定要赔到第十个100万,我确实丢失了诚信。但还有一个问题,您说到我痛处了,牟总确实是高人,苍白的可怕!”“呵呵,这才做回爽快人。创业?和大腕比我跟白纸一样,而

“坚持在于有意义。比如,不是我谈判有多厉害,一报还一报啊。看看人家生意做的,才遭欠债惩罚!能怪谁?唉,又透支了过去信誉,恍然大悟:“正因为自己故意丢失诚信,诚信?我怎么一点都没意识到?有些拨云见雾的感觉。脑袋一转,这就是对你缺失诚信的惩罚!”

是人家事前去调查过我的诚信,哼,结果不仅赔掉前面几百万

哟,正因为你没有诚信可言,哄着大家陪着玩?你丧失诚信的搏命做法也叫坚持?卖房卖车也叫坚持?你懂什么叫坚持?愿赌服输乃为俊杰,还出去骗钱诓人,所以我才肯答应先

还把不该赔的一百多万也赔进去了,待人处世还不错,说你挺讲商业诚信,他打听到你的为人,曾向人问过你情况。我侄子也在4A圈儿,传奇开服为何亏钱。是你缺乏基本诚信。我在接印刷之前,耳边又传来牟总声音:“你失败的第二条主因,说得都对。

印刷后结款的条件。但你在败局已定时,水平差?能力弱?眼光短?知识少?阅历浅?嗯,自己的创业只能用彻底失败来形容,不论从哪方面讲,我9个月烧干净几百万而倒闭,服气。

心情正在沉痛中,原本还有些高傲的头这回低下了,我没想清楚。”听他一席话,这些,牟总您说的都对,是,笑话。”

成王败寇,这个还用抱怨?哪个行业竞争不激烈?这也算失败理由?哼,你抱怨市场竞争激烈,事情做得多漂亮……还有,多观察,沉得住气,谁还敢投钱进来?

“是,多少钱都能烧掉,要么就是你创业本事差劲,要么说明项目不具备投资潜力,不到一年烧完几百万还没动静,就你这副猛打猛冲顾前不顾后的猛劲,他们是要考察你的经营能力,人家为什么不马上给你投资?

瞧人家这生意做得,但换位思考,确实如此。”

没有编辑权并不是主因,您说的超出控制能力,真没想到牟总好了解行业和我们报社,只得强装笑脸:“呵呵,虽不太服气,但人家说的都是实情,心里很难受,我听得面露尴尬,不败才怪!”

“你抱怨投资机构诓骗了你,也敢去啃硬骨头?说明你创业心态不正,可是你们一没实力二没资金三没经验,我估摸你当时还以为机会千载难得吧,还要硬闯,什么是不可为。

批评人的话确实够刺耳,在没有捆绑住大投资商的情况下知道什么是可为,你们赵总为什么撤了?

你明知不能改变报社编辑思路,市场节节败退,报社原来的编辑思路就搞不过《精品》,但也要考察投资项目是否去搏,都在瞎掰。以小搏大的想法虽然不错,步子迈得太大小心扯着蛋。

人家多明智,小伙子,哼,投资超出控制能力,第一,你根本的失败只有两条,在我看来,何况还是一起招呼我们?”

至于其他几条,这四条招招致命,那个投资机构……”我足足总结了20分钟的失败原因。

“嗯,那个投资机构……”我足足总结了20分钟的失败原因。

“牟总,好营销策划都被对手迅速山寨克隆,市场竞争太激励,导致后续资金跟不上。第四,被投资机构诓骗,轻信他人,造成亏损。

“就这些?”

比如,致使平摊投入力量,而且还四处打广告,不仅连创三个新行业专刊,急于求成,创业步子迈得太太,导致搏不出来好结果。

第三,没重视拿不到编辑权等实际问题,但想法天真,本来想以小搏大,自己是怎么失败的?”

第二,你先说说,我创业为啥败了?都败在啥地方?”

第一,自己是怎么失败的?”

“我认为自己败在四点。

“雨总,我想请您把把脉,我很诚恳地抛出了一个问题:“牟总,也许还债的事就有转机。

于是,等把话题谈开来再取得他的同情,有发言权,他是见证者也是参与者,那会把话题越谈越窄。不如请他评论我创业失败这件事,千万别上来就谈债务,我就跟小王商定,请教问题?说吧。”

出门前,我就是特想向您请教一个问题,钱的事好办。今天来,今天带钱了吗?”

“哦,就听牟总问道:“雨总,用手指指班台前的椅子。

“牟总,坐吧。”人家不咸不淡,雨总来了,也许这人喜欢计较吧。

我刚坐下来,真想不出欠他的钱不是最多但属他最凶,一双眼睛炯炯有神,挺富态,梳个大背头,里面坐着一位长相白净的中年人,今天拜访老牟。拿不到。

“哦,也许这人喜欢计较吧。

“牟总好。”

硬着头皮推开牟总办公室,最难缠的问题就要首先解决。对,我们商定,一直聊到早上,凭啥不能翻身?”

一夜无眠,不就是一百多万外债嘛,早不是城下阿蒙,有策略,有人脉,有干劲,有头脑,我有手有脚,嬉皮笑脸反而是解愁的灵丹妙药。这家伙还真把我内心小宇宙给点燃了:“是啊,似乎能将还债的事融化了。

这时讲大道理没用,开始涌上心田,逐渐汇成一股暖流,小王整整一晚上的开导,我知道自己心结已开!话是开心锁,你又算哪根葱?去你大爷的吧!”

“滚!哈哈……”当滚字一出口,像唐僧?可惜佛祖不收。像客家瓤豆腐?可惜没人把你当盘菜。你以为谁都想冲上来分口肉吃?靠,你虽然长得细皮嫩肉,他舍得拿菜刀往你小脸上划拉?

小王说完使劲拍了拍我肩膀

不信。再说了,平日里无数美女争着往上贴,事业还文武兼备,精神头足,人五人六的,人模狗样,啊,瞧你,你丫纯属操心过度,这个我可要说道说道啦,老大,不知道老牟派来的那厮明天会怎么对付我们。”

“喂,屋子里还睡着一主儿呢,唉,远的不说,不免叹了口气:“小王,眼看天色渐渐发白,又打又闹许久以后,不叫我胡思乱想……

等我又哭又笑,不断诱使我说话,对比一下实际问题。这小子好坏,两人边喝边抽边聊。小王反复开导我,冷风袭袭,尽说废话!”……

黑夜漫漫,你丫又不是鸟人,就是咱们可悲之处。”

“靠,这,但全北京报社却没有容我之处,要八戒更盼悟空。我空有一身本事,惜关羽不能张飞;人在路上,鸟在笼中,有个对联说的真TM好,还没拿定主意。唉,只不过未来咱们能做啥,你怎么越说越没信心了?”

“我不是没信心,就那点微薄薪水,这些事你不也刚概经历过吗?唉,又能怎样?小王,但客户不认,假的。纵然有广告公司帮衬,这才明白传媒经营铁律。

“老大,花钱买教训,咱们刚吃过亏,后面还不好说,只是赔多赔少的问题,头半年必赔钱,不管啥来头,但对于一本新刊物,要不这几天再去探探门道?”

新刊物团队奖那是雾里看花,要不这几天再去探探门道?”

“他们报纸名头没得说,年薪20万,还许诺广告总监职位,就去帮他,要是干得不痛快,托人捎过话,听说你经营不顺,人际关系简单。你有说过周刊的牛总,一本新刊物,《北京××报》新成立了个新闻周刊,前段时候,咱们每月还要还债啊。”

当时你丫一口回绝人家,别忘了,哥们,做不好又没钱赚,况且有业绩可能被人踢走,没法施展拳脚,编辑权和发行权同样不在手里,这类承包项目,也很难在短期内扭转乾坤。

“对了,纵是大罗神仙降临,2017开传奇赚钱吗。在市场上早被《精品》打趴下了,元气大伤,报社经过G的一进一出,那干脆杀个回马枪!承包他广告部算了。”

我做报纸现在算做怕了,嘿嘿,既然大家都是沦落人,群龙无首,广告部散沙一盘,据说新任社长不太懂经营,哪容得下我们张嘴吃肉!”

“唉,各个赛鲨鱼,在几大行业表现很专业,咱们不就在这上面折的吗?况且现在三大报外加G,从头开始做算了。”

“要不回原报社?因为G你跟报社闹翻的几个头儿都撤人了,干脆办份DM直投杂志,找个机构挂靠,客户和业务员现成的,一时半会很难想出好法子。”

“做媒体需要大笔资金,心乱如麻,可创业本钱和项目都没着落,不现实。对比一下重视。

“要不我们再把《家居专刊》拾掇回来?熟门熟路,我们去打工还债,随之话匣子也渐渐打开:“哥们,我感觉好像好了那么点,特殊的情境,特殊的环境,再加上小王唠叨和被子小窝的温暖,碰一下喝一口。

只能二次创业赚快钱,每人手里端瓶小二,兄弟俩挤在楼道里,我的眼泪又滚滚而落。

等酒慢慢在肚里活动开来,我的眼泪又滚滚而落。

一床被子披在身后,值金子值银子,掏心掏肺,恐怕我连今天都挺不过来!这份兄弟情,要是没小王在身边力挺,骨子里有股狠劲。

想着想着,这才知道人家是鸡蛋,其他股东都是咖啡,现在开水浇过,这哥们平时不显山露水,只是公司小股东而已,小王跟我一不沾亲二不带故,法人就是要承担一切债权债务的被法办的人!所以我乐不起来……

唉,而我是法人,小王不是法人,对了,他怎么还能笑出来?

但不管怎么说,心里忽然咯噔一下:“平时没发现小王居然能如此没心没肺地乐观,我们就坐在楼道里聊会儿吧。”

哦,再拿两瓶小二,你回去拿床被子,你说下一步咱们怎么办吧。2017开传奇赚钱吗。”

“成。”小王屁颠屁颠回去抱被子。望着小王背影,老大别扯了,只想做债主!”我嘴巴里忿恨地骂道。

“外面有些冷,老子啥也不想做,现在你想做胡萝卜?鸡蛋?还是咖啡豆?”

“哈哈,但最后属丫硬。老大,而鸡蛋原来只有个薄壳,咖啡和开水一照面歇菜了,但过遍开水就软趴趴了,胡萝卜入锅前最结实,乐事来了,完后烧水。

“MD,只是往三口锅里分别丢进胡萝卜、鸡蛋和咖啡,好像问题永远解决不完。他爹听完没吭气,你还记得咱们报纸曾刊登过一篇《咖啡、胡萝卜鸡蛋》的文章吗?”

不大一会,他继续说:“老大,你叫我再想想吧。”

“有个女孩对他爹抱怨生活艰难,你还记得咱们报纸曾刊登过一篇《咖啡、胡萝卜鸡蛋》的文章吗?”

“说。”

小王见我还是那副蔫头耷脑的劲头,唉,兄弟谢了。意思我都明白,到现在你还能看得起我,“小王,瞬间打动我已冰凉的神经,这阵笑声好提气,通通玩蛋去!”

好久没听到小王的笑声,就这点困难也能困住老大你?哈哈,一点破外债嘛,不就破几个债主嘛,MD,今后照样能成!所以我相信你的神通,老天爷作证,哪个阶段不是杠杠的?

你两年能赚几百万,听你说过你的英雄史,当初你拉广告不是什么都不懂照样成状元吗?其实,光这条就把人全罩住了。”

“雨哥,过去不代表现在。眼下是每月必须还3万多外债,还有,想干啥就去干啥,可咱们不是无债一身轻,你说的都不错,好给力!

“哥们,却雪中送炭,幸亏几位结拜弟兄极力

小王的交心话不多,他见状不禁在马背上痛哭流涕,还被曹操追兵在后面使劲撵,就像50岁的刘备,下无立锥之地安身,上无片瓦遮风,我落魄窘困之际,咱早习以为常。但此一时彼一时,他恭维说出这番话,小王把点着的烟递给了我。

劝解才坚持奋斗。

要在平时,可别忘记兄弟我就成!”说完,到时候混好了,呵呵,但我相信你照样出人头地,我跟你混干嘛?咱们现在虽然落魄,你就没做过第二名!

要没点本事,第三年开公司马上就升报社总经理,第二年做社长助理,头年就是广告状元,苦干加巧干,三年前你不也戴着白手套嘛,所以我认你!

再说了,这份情谊摆在这儿,让我做公司合伙人,但你够仗义,再拿份薪水补贴家里,也只是想多学点本事,原本辞工跟你混,我心里清楚自己的斤两,比过去读书管用多了。

其实,你的一些话让我大开眼光,你算第一个!也是第一个肯认真教我的,你说咱们能挺过这关吗?”

“我打小没接触过什么高人,现在债主闹得这么凶,伸手要烟。

“小王,烟。”小王打断回忆,眼圈又有些泛潮。

“烟,你不是在梦中吧……”想着想着,怎么会走到如此境地?!你,在销售上可谓攻无不克战无不胜,你空怀一身本身,小雨,没有更糟……

小雨啊,但明天呢?会不会只有最糟,自己在雪地里挨冻受累,今天只是黄世仁爪牙睡在我们床上,而且还被人持刀逼债,可谁知今年混得更惨!

不仅沦落成杨白劳,以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失意之人,我还站在报社门口倍感伤怀,眨眼

去年的年关,轰动圈子一时风光无两……光阴如梭,也曾推出《百年珍藏》报,也曾撬动4000万合同,我也曾在京广中心高谈阔论,心中不免又泛感慨:“想当年,再听着爆竹声声,一派喜气,家家户户张灯结彩,脚踩在雪地上咯吱吱直响。

又到年关。开传奇赔钱赔原因。

望着四周的阳台,一片白茫茫,飘飘荡荡从天而降,漫天大雪,出去走走!”

走到外面,想到一块了。”

“算了,还有心思睡觉?我就想赶紧把……赶走!”说完,好好睡到天亮。”

“哼,就想忘掉烦恼,你说呢?”

“靠,你说呢?”

“什么都不想,就随便起个话题:“小王,简直搅得神志不清。我琢磨着这样可不行,声声入耳,床铺上传来一阵鼾声,就越沉默。时间不大,越不想说话,哥俩都不想说话。

“你现在最想干什么?”

“老大,有些鬼魅。房间里一片肃静,把我们身影拉得多长,这可如何是好?

于是,住又住不得,年迈的老爸老妈怎么办?还在上学的弟弟怎么办?把俩大学教授丢给债主?想都别想的事情。跑又跑不得,自己跑了,路有多远就跑多远……

惨白的月光照进屋子,现在真想撒丫子跑路,根本没见过这等阵势。唉,听惯了掌声,那叫吹牛。

可是,简直一筹莫展。要说咱还能坦然面对,大眼瞪小眼,小王也被赶下来。俩人面对面盘腿枯坐着,又跳到另一张床上去骚扰小王。

自己出道三年,那厮见我下床,索性把被子铺到地上,顾不了许多,你还要我有活路不?!”

很快,晚上蹂躏我,债主们白天折磨我,看看吧,你快睁开眼看看吧,快崩溃了:“老天爷,精神肉体双重打击,卧榻之旁岂容他人安酣睡?这罪受的,而且一条大长腿竟然直接搭到我身上!

既然无法睡,随地吐痰,不仅烟灰四处乱弹,一米八高的莽汉躺在身边,别说丫不洗脚了,上来和我挤到一起,那厮二话不说,硬是把我拉回屋子。

靠,小王也不让我呆在外面,别动手……”

晚上。我刚上床,有话好好说,忙边跑边喊:“喂,看见那厮冲我动手动脚,小王从外面借钱回来,一个人越想越绝望!

好说歹说,也许挺不过这关了。唉,我,我甚至想到了安徒生童话,赶紧找钱去啊!”……

这时,你丫还磨叽什么呢,你丫哭够没?我没工夫在这儿挨冻,“二逼,肩膀上又被人蹬一脚,忽然,我简直嚎啕上了,能不痛哭吗?越哭越伤心,这TM不是60块,相当于现在600多万,连上天都在垂泪?

风雪交加夜,难道我的悲惨境遇感动了老天爷,痒痒的,凉凉的,感觉冰冰的,顺着脖颈往下流,融化成一串串水珠,好不抓心。

15年前的100多万,泪水开始在脸颊肆意滚淌,瞬间,眼泪好不争气,委屈、害怕、后悔、郁闷、焦躁等等情绪涌上心头,估计只多不少……”

雪花轻轻地飘落在后脖子上,丫的债还没谈,那个最凶恶的老牟,老债新债一块来……

想着想着,好嘛,2017开传奇赚钱吗。还能容下我来立足?重新创业?本钱呢?项目呢?市场呢?人手呢?万一又赔钱,客户早被瓜分完毕,他们非劈人不可!再去拉广告挣提成?

关键是每月必须还3万!3万?3万?我TM上哪儿搞3万啊!还有,即使五年不吃喝也摆不平债务,到哪儿去筹米米啊。重新打工?年薪顶到天也就20来万,期限定了……下一步怎么办?

人家跟4A广告公司联系多紧密啊,协议签了,债主来

唉,外债有了,本钱光了,前途暗了,道路完了,愿景歇了,梦想破了,事业没了,团队散了,朋友溜了,拍档跑了,可管不住思绪乱飞:“眼下报社丢了,管住眼睛不乱看,我把脑袋埋进臂弯,才刚刚开始。

了,苦,苦不堪言?不,挨打遭骂是常态,这就是纯负翁待遇,雪地上留下的手指印不是按在星光大道上。

两条胳膊平放在膝盖上,对不起,我双手扶地,然后抬脚踹了我肩膀一脚。身子一侧歪,老子现在就抽死你!”

唉,信不信,也没用!你丫要再说没钱,就算你丫每天说一万遍,这套词都TM说了千遍!二逼,别TM装了,我要是有钱……”

那厮生硬把我话题掐断,我要是有钱……”

“行了,越拖到后面,没几天就到年关,你赶紧想办法还上,哭能解决个屁事!我们牟总的钱,用脚踢了我一下:“二逼,身后还有一位24小时贴身“保镖”!

“老大,肆意嘲弄人,不仅头顶上鸦鹊呱呱大叫,并非孤单一人,是纯纯大负翁。想着想着……谁的眼泪在飞?我。

他看我痛哭流涕的样子,现在是比社会最底层的乞丐还要贫穷100多万,同学会上的高光人物,睡得比“鸡”晚了;

但我坐在地上,现在出租房里起的要比鸡早,睡到自然醒,现在只能顶风骑自行车了;过去在自己住房里,我曾飙车炫酷,现在只能从报纸上看到相关图片了;

过去曾混迹于成功人士的俱乐部,佳肴好酒,衣着光鲜,我曾是常客,现在却已荡然无存;

过去再三环路上,风光一时无限,美人环顾,指点江山,神采飞扬,百万富翁,少年得志,哪经历过这般打击?

过去商业酒会上,才二十啷当岁的我,寸断肝肠,可怎么也冲不掉白纸黑字!此情此景,融化了雪花,泪水扑簌簌滴落在纸上,我眼睛一片迷蒙,故意手牵手把欠款金额遮盖起来……

回想起出道来春风得意的三年,一朵朵雪青蛙似懂我心意,晶莹剔透,落在协议上,呆如木鸡。天空开始飘下雪花,傻傻地手捧还款协议,听起来颇有反讽意味。

看着看着,撒尿跟你站一起。”他的话和刚才来的电话一样,睡觉跟你钻一个被窝,老子跟你过!

晚上一个人坐在出租房楼下,打今儿起,就能躲债?告诉你,少TM装穷!你以为一直装逼,二逼说话啊,无语。早TM干什么去了?

吃饭跟你一个饭盆,无语。早TM干什么去了?

“喂,想咨询你们报社折扣和版面情况。”

“啪!”挂电话,耳朵边传来一句:“喂,我下意识伸手够电话,一语皆无。刚才为什么要拣东西?不知道。座机响了,然后再颓废坐回椅子,把地上零碎捡到桌上,弯腰,可啥事又想不起来。

“我是一家广告公司媒介部的,××报社吗?”

“是。”

起身,但好像觉得啥事都想做,脑子混沌,虽然浑身乏力,我也不知道自己要干啥,你丫今天要是不给我10万……”

听不清那哥们的絮叨,我们的钱呢?哼,冷冷哼道:“你丫答应他们了,一双臭脚支在桌上,他拉把椅子挨着我坐下,但牟总派来的那为首莽汉没走,别逼我出手!”……

债主一哄而散,不过你最好遵守规则,这次大家还算客气,瞧你也不容易,可别请我们到家里看你去啊。”、“雨总,你家离厂子倒也不远,手机不要关机!联系不上,别忘按时还钱。”、

“雨总,加油啊,有的还在我肩膀拍打两下:“雨总,我还有救吗?

麻木看着债主们收起协议书,我,我,编辑。这回被彻底压在五行山下,可能吗?而且三年内务必清掉?唉,对于赤贫的我,相当于一个普通北京人66年不吃喝才能还掉的外债,玩完了!”

100多万的外债,脑海里只有一个单词:“完了,我的血液仿佛在倒流,当拇指在卖身契上往下按时,法人按手印,加盖公章,死的窝囊!

接下来的流程就是签字画押,生的伟大,菜刀像铡刀?MD,近看,一副理直气壮舍我其谁的面孔。

一摞还债协议被人故意推到菜刀旁,夺人双目,只有菜刀孤零零站在桌上,座机、笔筒、摆件、台历、水杯、广告合同、策划书散落一地,一切后果自担自负。

桌上的电脑、台灯早已不知所踪,下月则加倍偿还;5、逾期不还,过年翻倍偿还;2、三年内务必清债;3、所有外债利息一次性按5%收取;4、每月不按时还款,我的还债计划“被商定”。

城下之盟签定如下:1、我们前期每月还3万欠款,反正是在一片拍桌子揣板凳的吵闹声中,也许是瞧我实在可怜,不能一家独大逼我还债,也许是他们互相牵制,每月还款额不要定的太高。

也许是债主闹得精疲力竭,刀下留情,央求他们高抬贵手,在屠宰台上咩咩惨叫着,扮小羔羊,而我,互相争吵着还款分配比例,只好稀里糊涂跟着往下跑。

债主们好像是八国联军在故宫开分赃会议一样,根本没想到咨询律师这档事,又早被这等催债阵势吓唬坏了,鱼龙混淆。

而我年少无知,简直黑白颠倒,变成了法人欠债行为,竟把公司拖欠的债务直接扣到个人脑袋上,欺负我不懂法,而是直接叫我这法人扛债!他们心肠不坏,都避而不谈公司还债,进入还钱正题。

债主们心有灵犀,闲篇翻过,大家上哪儿喝奶?”

最后,奶牛还能有个好?奶牛要没了,要是天天从早到晚玩命挤,奶牛每天产奶量有限,保证按时按量还钱。但还钱就像奶牛挤奶,一个大子都不会少大家的。

请再相信我一次,所有债务我都认,仿佛把一辈子软话全说尽了。

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:“各位老总,说软话,赔礼,道歉,认错,求情,一直在解释,那份疼痛感和烧灼感刻骨铭心。

我从早上到晚,那份疼痛感和烧灼感刻骨铭心。

败军之将何以言勇?

每句话都像鞭子一样玩命抽在我心里,还有羞辱贬损,威逼利诱,言语上不仅有恐吓谩骂,该如何收拾残局,该如何做人,告诉我该如何做生意,只不过一个个装扮成热情过于澎湃的卫道士,没对我动手,那场面跟开批斗会一般无二。

在场的债主们还算客气,吐沫星子直往脸上喷,十几颗脑袋在耳边大喊大叫,电话被挂了。

债主们把我们哥俩围的水泄不通,反正今天我要收走10万,欠债还债天经地义!我不管你们账上有没有钱,看看每笔钱是不是都用来还债……”

话音刚落,派您公司财务到我们这儿查账,您要不信,公司账上确实没钱,牟总,然后剩下的钱我们再商量多久还完。”

“雨总,今天无论如何也要凑10万,你自己多想想办法,没时间听这些解释啦,雨总,传来一声毋庸置疑的声音:“行了,要不……”

“牟总,我们一时半会又没接到新项目,现在报社转让了,您听我解释,打算怎么个还法?”

电话那头粗暴打断我的话头,欠厂子30多万印费,其他事就先不扯了,我是小雨。”

“牟总,勉强拨通牟总电话:“牟总您好,手有些抖,玩命稳稳心神,还得找源头才能解决问题。我脑海里空空如也,胆战心惊。

“雨总,头晕目眩,浑身打个激灵,就好像剁到我身上一样,再次狠狠剁下去!耳轮中就听见“砰”地一声闷响,那把菜刀又被人拿起来,别TM装逼!”话音刚落,没敢吭气。

跟讨债公司无话可说,对比一下开传奇能赚钱吗。我真有些怕,刀枪架在脖子上,有你丫好瞧!信不信老子今天就剁了你?”

“你丫说话啊,给脸不要脸!傻逼你今天拿不出10万,别TMD装蒜了,欠钱嘴巴还挺硬,但不欠命。”

跟混混能说明白什么事?没想到债主会玩蛮的,我们是欠钱,有事好好谈,尽量保持平静口吻:“对不起,我双手一摊,怎么说也是大老爷们,表面不能认怂,能划拉出五毛就不错。可心里再怕,里面早就被扫荡N+1遍,不害怕?假话。我腿肚子恨不得都转到前面去了。

“哟,看着明晃晃的刀刃,今天没10万甭想别出门!”

保险柜?那TM就一摆设,嘴巴叫嚣着:“赶紧把保险柜打开,直接剁在办公桌上,为首的莽汉从包里拎出把菜刀,却找来专业讨债公司上门讨债。

这不是电影《没完没了》里傅彪拿的那把假菜刀,他不出面,一个个雄纠纠气昂昂跑来要债。其中有个姓牟的债主最不是东西,那边债主们蜂拥而至,心痛之感无以言表。

几个五大三粗的马仔汹汹跑来,没想到以悲剧散场,眼泪好悬没滚落下来。大家风风雨雨跟随我战斗一年,我鼻子一酸,但情意重,要不做成一本DM直投杂志?我们都愿意跟您继续干!”……

这边刚与业务员洒泪分别,您再想想,市场拱手让人太可惜了,《家居专刊》已经创出了牌子,一个电话大家都来。”、

话不多,只要用得着我们,要是有好项目,相比看传奇开服一条龙。临走时依依不舍:“雨总,很多人百感交集,大家战友一场,权当遣散费,然后又东凑西借弄点钱,咬牙赔押金退房,卖掉所有家具和电器,不提也罢。公司只留下我这个法人和助手小王两人力抗债主!

“老大,不提也罢。公司只留下我这个法人和助手小王两人力抗债主!

我是快刀斩乱麻,仍资不抵债,两套房和车子统统被迫改嫁, 那几个股东?唉, 首次创业的结局可谓兵败如山倒,一、债主逼债

作者:妙玉先生 来源:澈瞳
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传奇sf(www.ahqxfs.com) ©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本站所有传奇开区信息采集zhaosf.com网站,如有冒犯请来电,或者QQ联系,本站立即删除!
  • Powered by laoy! V4.0.6